学子风华 | 我院2015届毕业生叶谋达获南澳大学博士录取

  叶谋达,旅游学院2011级旅游管理专业(国际旅游方向)本科毕业生。本科毕业后就读欧盟硕士项目European Master in Tourism Management (EMTM)。前不久,他从全球22名硕士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南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Australia)的博士录取。他说:“旅游学院的各位老师都让我领略和相信学习的意义、知识的力量、教育的乐趣,这才使得我读博士的决定做得毫不费力。”

  在很多年轻人还在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迷茫的时候,叶谋达已经对自身的条件和能力以及未来的计划有了非常清醒的认识。令人欣羡的履历背后,是他朝着自己想要去的方向,一步步踏满坚实的脚印。

 

“读博是基于对个人能力和理想生活状态的评估”

  叶谋达硕士阶段攻读的European Master in Tourism Management (EMTM) 由南丹麦大学人文学院、卢布尔雅那大学经济学院和赫罗纳大学旅游学院合办,申请难度非常大,每一届会从近千名申请者中录取35名左右,来自同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学生通常不超过3名,叶谋达所在的班级就汇聚了来自21个国家地区的学生。该项目历时两年,前一年半分别在三所高校就读一学期修读旅游管理课程,课程主要围绕旅游可持续发展、出境旅游新兴市场、目的地管理以及旅游创业和客户关系管理;最后的半年则主要是完成毕业论文,叶谋达选择利用这半年时间在冰岛当地一家旅游公司实习。

  不少人对读博望而却步,觉得要面临很多方面的压力,但叶谋达并没有太多这样的困惑与犹豫。在他看来,选择读博主要基于对自己个人能力和理想生活状态的评估。“读博士能够给一个人一段不短的时间,相对无负担地去钻研一个问题,在我看来这是非常宝贵的。”他的博士课题预备以赴澳洲旅游的中国游客为例,“研究一个集体在计划旅程时和旅途中如何合作搜集、整理、处理信息、过程中会有怎样的信息交流或遗失,如何达成一个一致决策的问题”。

  和他一同竞争南澳大学博士录取名额的还有牛津大学的硕士,但他最终脱颖而出。对此,他谦虚又淡然地说:“我猜测,可能硕士论文方向和所申请项目的吻合程度有所帮助吧。”他也不吝与我们分享他的博士申请经验:“基于自身的条件和能力,做下要读博士的决定和选好想要研究的领域。等这两项做好了,申请哪间学校,简历突出哪些重点,推荐信找哪位教授写等等具体的问题就都有了解决的依据。”他还提到,在他提交申请后,导师第一次给他的邮件中问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How can you relate your experience and skills to the current project?”“我觉得这其实就是要求你对自己的经历和能力以及自己未来的计划有批判性的认识。”

  一路走来,叶谋达眼光坚定、目标明确,向往的博士阶段对他来说将是科研能力和学术水平的历练,也会是别样的精神享受。

 

心心念念 不忘师恩

  谈起在旅院学习的四年,叶谋达似乎有吐露不完的满满感激之情。“这是我人格完善、知识框架搭建和研究素养养成的重要时期,我非常感恩这段时间我能在中山大学旅游学院度过。”

  “旅游学院的老师普遍非常关心学生,重视教学,这是十分难得,并且裨益无穷的。”在叶谋达的记忆里,旅院恩师们的言传身教,让他如沐春风。“在我本科论文的写作期间,无论是清早还是深夜,当我给我的导师罗秋菊教授留言或邮件时,几乎都能马上收到回复。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广州市内给老师发送二稿后乘地铁返回大学城,刚到大学城便接到菊姐的电话,给出了恳切且详细具体的修改建议,大到论文结构,小到遣词造句,面面俱到。在我准备硕士申请材料时,杨云老师曾经几次邀我到她办公室面谈推荐信的撰写,不容将就,其认真的精神令我惭愧至今。”从旅院毕业几年了,但老师们严谨的治学态度,无微不至的关怀,对他来说都崭新如昨,暖心依旧。

  令叶谋达印象最深的一门课,是赖坤老师的“旅游研究方法”,这门课为他研究生期间的学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赖坤老师的教学非常细致,课上的讲解既精确又富有启发性,硕士期间有同学因为研究范式的问题而苦苦纠结的时候我都非常庆幸旅院开设了这门课。”

  “旅游学院的各位老师都让我领略和相信学习的意义、知识的力量、教育的乐趣,这才使得我读博士的决定做得毫不费力。四年里发生的事情非常多,无法都说,就这里一并谢过了。”讲到这里,叶谋达不禁扬起了嘴角,满是愉悦与感念。

  叶谋达在旅院期间还参与了不少学生活动。“学院的领导和老师,在我在学生会、凝炬基金会和会展协会供职期间,都给予了我很大的支持。旅游学院还让我认识了我的同学,最好的朋友,以及现在成为了我人生伙伴的李灵佳,她和我的家人都是我海外求学过程中的重要支持力量。”

 

“旅游学科就在我们的生活里”

  学业之余,叶谋达也很注重锻炼自己的实践能力。他曾在国内一家OTA实习,分别在广东和台湾的业务部门接触过客户发展、后台维护、客服等等。目前在冰岛最大的旅游公司之一实习,主要的工作是网站维护、线上推广、营销文案编辑和一些中文翻译和客服。对于实习,他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如果我们把企业比做一件乐器,它产生的音乐是产品,那么消费音乐的人和弹奏乐器的人的思路及视角显然是完全不同的。实习经历于我最大的意义就在这里,它帮助我了解旅游行业的实际运作,帮助我在遇到一些学术问题的时候能够尝试从企业的角度去思考。”

  在空闲时间,叶谋达喜欢读书和旅游,也喜欢学习语言。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的出走,对于固定生活的跳脱都让他感到愉快。他不赞同将学术和生活分得很开:“我喜欢我在我的生活里也是一名研究者,在我的研究中也不远离我的生活。我庆幸我所投身的旅游学科是一个应用学科,它就在我们的生活里:住在大城市里的人们可能为游客占领了他们的城市而烦恼,住在偏僻地区的人们可能为了出国旅游交通昂贵而烦恼……你说这是学术,还是生活?我们平日外出就餐,周末到市郊散心,有时出差或者外出探亲访友,这都是旅游活动,我去参与它体验它,也思考它,研究它。”

 

旅院很小 世界很大

  也许因为本科毕业之后就到海外求学,叶谋达对于“国际化”三个字的理解闪耀着睿智深刻的思想光芒。他说自己没走出国门乃至刚刚走出国门的时候,会想中国如何,外国如何。后来班里有各大洲的同学,欧洲同学里有欧盟各国,和非欧盟国的同学,原先的“外国”的维度就不存在了,变成了各大洲,欧盟内外,不同宗教/民族划分出的不同文化。“一个日常的例子,我的一个老师从澳洲来,他依照他的grading scale给了我A,转成百分制之后在西班牙的scale里面却是B,而直到班上一半的人投诉分数难以理解,教授才意识到两国grading scale的差别,你说谁错了吗?没有,但这位教授应当了解我们的评分标准,我们也应当和教授交流两国的不同,否则这个问题不会得到解决。”

  “这个世界的多样性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却只有经历碰撞交流才能对比出差异进而达成共识。所以我觉得你一定要去看,看过了足够多种可能,你才会开始想这个世界很多事情无所谓对错,只有不同。站到了这样的立场上,才会有平等的交流探讨,尊重包容。”他说,他理解的国际化,是开放、了解、交流、尊重和包容。“开放是一个姿态,这一点我觉得旅游学院本身和多数旅游学院的同学们是有的,但是了解和交流都是漫长的过程,而真正的尊重和包容一定是要建立在其基础上,否则就容易流于口头说说而已。”

 

结语

  当初在旅院播下的那颗学术启蒙的种子,如今已在叶谋达的心中日益茁壮。”A great man is always willing to be little.” (Ralph Waldo Emerson) 这是叶谋达常常用来鼓励自己的一句话,也与每一位旅院学子共勉。衷心祝愿每一位旅院学子都能找到自己想要走的路,低头有坚定脚步,抬头有清晰远方。

 

文字 | 官晓霞 许舒婷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